相关文章

安然深圳涉嫌传销 客户投5万元开汗蒸馆打水漂

来源网址:http://www.gshdsm.com/

  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24日讯(“民生说道”记者臧允浩) 这两天,深圳刘先生的一位朋友正四处奔波,希望将苦苦坚持半年的安然纳米汗蒸馆转让出去。这让刘先生想起了自己一年前的遭遇,他曾投资5万元开汗蒸馆,但不过月余,汗蒸馆便难以为继,所投资金也尽数打了水漂。

  事后,刘先生才醒悟,这其实是一个陷阱:在冠冕堂皇的安然纳米汗蒸馆背后,山东安然纳米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然公司)存在以汗蒸馆加盟名义拉人头发展下线,并私下培植或支持销售体系从事传销活动等行为,有巨大的传销嫌疑。

  记者就此致电安然公司,对方称稍后将有公司相关职能部门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前,记者未收到回复。

  汗蒸馆开业月余就黄了 要赚钱还得拉人头?

  2011年,深圳的刘先生因为常常失眠,决定去开在附近居民小区的安然纳米汗蒸馆试试,他曾听说汗蒸馆能缓解疲劳、治疗失眠。

  在汗蒸馆中免费体验过几次汗蒸后,刘先生觉得汗蒸疗效还可以,而此时他也结识了汗蒸馆内常常向客人推销安然产品的杨老师。

  “他(杨老师)看我人比较闲,就拉我做安然的产品”,刘先生说:“自己在深圳打工,太累也不怎么赚钱。杨老师还劝我把工作辞了,说做安然很忙,可以发财,要我早加入,占好位子,有占位费”。

  于是,在杨老师等人的“劝导”下,刘先生开始进入“圈子”。2012年4月,在圈内做了很久的小何拉拢刘先生开汗蒸馆,小何有设备,刘先生出资5万元,也未办理营业执照,汗蒸馆便很快在深圳的一个居民区内开业了。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汗蒸馆开在居民区内,人声嘈杂,严重影响到邻居生活,便有人投诉。从4月到5月份,汗蒸馆的生意也每况愈下,“很多人不懂汗蒸,来了一次就不来了,再加上深圳的天气越来越热,汗蒸的生意很快就不行了”,刘先生说,他的汗蒸馆在5月底就开不下去了,小何也因故撤出。

  “从5月份到11月份,深圳很多汗蒸馆的生意都不好,天气太热,没有客源,我以为是自己经营不善,后来才明白光搞汗蒸是经营不下去的,必须靠拉人头发展下线市场”,刘先生说:“开汗蒸馆,需要购买安然公司的十几床安然纳米豪华空调被和一台纳米家用制水机,还有装修费,需要一次性投入10万元左右,此后还需要人工费、水电费,成本着实不低”。

  据刘先生介绍,通常汗蒸馆的前几次服务是免费体验的,以后就要办汗蒸卡,卡面值有300、500、800元不等,每次汗蒸需要十多元;客户也可以通过购买安然公司产品成为安然公司会员,获得产品卡,免费体验汗蒸,这就是所谓的“买产品送汗蒸”。因此,在汗蒸馆中,向顾客推销安然产品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买产品送汗蒸’才是将汗蒸馆经营下去的关键,因为顾客从我这买产品成为会员,我才会有奖金,比如半年业绩达到8万元就有轿车奖。达到一定业绩都会有奖励,唯有这些奖励才能让汗蒸馆坚持经营下去”,刘先生说,“开汗蒸馆那个月,由于未能发展到下线市场,自己仅仅收到5000余元的汗蒸卡费,连填补水电费都不够”。

  汗蒸馆是非多 安然急撇清关系却欲盖弥彰?

  按照刘先生的指引,记者在某生活分类信息网站上看到,深圳地区有不少安然纳米汗蒸馆急切寻求转让,这些汗蒸馆大部分位于居民小区内,转让理由基本都是因为居住地变动,而绝口不提汗蒸馆具体盈利状况。

  刘先生称,汗蒸馆要盈利很难,我的一位朋友开汗蒸馆,不想搞卖产品、拉人头那一套,就想靠汗蒸服务赚钱,但是不出半年就要黄了,现在逢人便问是否愿意接手。真正熟悉个中情况的人才不会开汗蒸馆,这其实是安然公司的一个陷阱,通过汗蒸馆这个平台发展下线、推销产品。

  此前有媒体报道,以“安然纳米”为名的汗蒸馆在广东境内已多达数百家,其中深圳就有300多家。2012年11月,广州市工商局对7家安然纳米汗蒸馆进行了检查,其中5家店涉嫌无照经营,另2家超范围经营。

  这些汗蒸馆大部分开在居民区内,不仅扰民甚至还“蒸”出过人命。2012年11月份,一名女子在深圳“星海名城”安然纳米汗蒸馆汗蒸时,突发脑溢血死亡。据深圳市南山区工商局查实的情况显示,肇事的“星海名城”安然纳米汗蒸馆没有工商登记。

  事发后,安然公司便在其网站上发布《严正声明》:“目前市场上存在的所有以安然公司名义开设的汗蒸服务项目均属个人行为,与安然公司无关。” 安然公司营销总裁周华利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有很多经销商打着安然纳米的旗号开汗蒸馆,他们对此很头疼。

  对此,刘先生则表示:汗蒸馆和安然公司是有着紧密联系的,开汗蒸馆离不开安然公司的产品,同时安然公司也可以通过汗蒸馆消化掉大量产品,没有这个平台安然的产品真的很难推销出去。此外,即便汗蒸馆真的是个人行为,但这么多年了,安然公司任由汗蒸馆打着安然公司的名义经营而不管不问,其中的利益关系不言自明。安然公司急于撇清与汗蒸馆的关系,是欲盖弥彰。

  刘先生还向记者透露,当初在开汗蒸馆前,安然公司还对他们进行培训,有时培训地点就设在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南路国贸大厦3楼312室的安然华南分公司。

  为逃避法律责任 安然私下培植销售体系?

  据刘先生称,在安然公司之下,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体系”直接负责吸纳会员,从事与直销员类似的工作,而鲜有安然公司亲自招募直销员。

  2012年1月,刚刚与杨老师、小何结识不久的刘先生,就与他们一起参加了华旗体系的年会,据刘先生称,当时参会的有600多人,其中安然公司的一些负责人也参加了,他完全被盛大的场面所震撼,于是就在别人鼓动下加入了华旗体系。

  “华旗体系,类似于安然公司的一个销售系统,负责推销安然的产品,华旗体系里的每个人都是安然公司的会员,他实际上是安然公司会员的一个同盟,它与安然公司的关系,也不外乎就是一种会员关系”,刘先生告诉记者,这样复杂而微妙的关系,可以让安然公司在某某体系出问题时全身而退,而不牵涉法律责任。

  刘先生还向记者透露,这样的体系很多,像矩力、齐力、太平、心边心、钻石、三合、神州、新翼传奇等体系均属类似体系,他们疯狂的拉人入伙,使之成为安然公司的会员。

  据刘先生称,要加入华旗体系,必须要购买安然公司的产品成为安然的会员,实际是变相的收取入门费。他当时花费了16000元通过华旗体系购买了安然公司的产品,但并没有任何票据。不久他收到106575255757400的号码发来的短信,恭喜他成为安然公司会员。

  而在体系内,名目繁多、看似诱人的奖金制度更是令刚成为会员的刘先生感到兴奋不已。他们宣称实行“最人性化的奖金制度”:如开拓一个市场发展17层达13万人,月收入可达94万元;如开拓两个市场发展17层达26万人,月收入可达180万元;如果开拓一个汗蒸馆的话,则会从中获得两千余元的提成。

  “我当初对传销没有任何概念,以为从字面理解就是‘传播销售’的意思,后来才知道,无论是其奖金制度还是高额的入门费,处处都印证这是传销行为”,刘先生说:“我的上线是小何,小何的上线是杨老师,在往上还有周老师等,若我能拉人入伙,我和我的上线们就都会有钱赚。华旗内部为此设有各种诱人奖项,比如半年内开拓市场达8万就有“轿车奖”,此外还有养老奖、住房奖、五钻经理奖等”。

  “虽然,安然公司未公开表明与这些体系具体是何种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体系与安然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非简单的会员关系,很可能是由安然公司私下培植和支持的”,刘先生称,当他们要向安然公司订货时,需要交给体系负责人去订,发货也是直接从安然公司发到指定的地方,“也就是说,虽然我是安然公司的会员,但我想订货必须通过体系,体系是我与安然联系的唯一途径”。

  此外,在刘先生提供的资料中,也能看出华旗体系内部高管与安然公司过从甚密,经常一起出席活动,就在今年3月17日的“安然公司获牌一周年庆典暨2012年度营销表彰大会”上,华旗体系的数位负责人、高管还被授予奖项。

(来源:)